快捷搜索:  

94岁老太状告保姆:骗走200万养老钱

"94岁老太状告保姆:骗走200万养老钱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"

“94岁老人起诉保姆骗走200万养老钱”案有新进展。

4月15日上午,该案在上海市黄浦区国人法院开庭审理。案由为“赠与合同纠纷”。

原告老人卢德麟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祖国新闻(News)周刊,此次庭审从上午9点开始一直持续到11点,未当庭宣判。庭审结束后,法院组织双方调解。原告同意只让蒋某珍退100万元,被告蒋某珍最终未同意。

2023年6月,94岁的老人卢德麟在网站平台发布了一则求助视频。其称,由于儿子儿媳常年定居国外,她和老伴沈某便雇了50多岁的蒋某珍作为住家保姆。视频中,卢德麟控诉蒋某珍粗暴对待自己,还骗自己的老伴写了3张赠与合同,骗走了他们(They)200万元养老钱。

据周兆成介绍,蒋某珍在提交证据时,当庭表示涉案的100万元买了房,另外100万也已经花了。

94岁老人起诉老伴和保姆

去年7月,卢德麟将保姆蒋某珍、丈夫沈某某诉至法庭,请求法院判令沈某某赠与蒋某珍200万元的行为无效,蒋某珍应返还卢德麟夫妻共同财产200万元及赠与财产所产生的利息,并请求法院判定蒋某珍支付因虐待卢德麟产生的精神损失费20万元。

民事诉讼状中介绍,卢德麟和丈夫沈某某今年(This Year)(2023年)均为94岁,两人自1953年登记结婚后,一直共同居住,育有一子沈某甲。

卢德麟因患脊髓炎,胸部及以下身体完全瘫痪,其老伴沈某某则患有眼疾,一只眼睛已失明,另一只眼睛视力为0.25,二人生活(Life)均不能自理。在邻居王某的介绍下,2019年蒋某珍被雇用为老人的住家保姆,开始月薪为6000元,后在蒋某珍的要求下涨到12000元。2020年至2022年因疫情原因,老人的儿子儿媳一直无法回国,两位老人的日常生活(Life)完全依赖保姆。

卢德麟控诉称,在此期间,保姆蒋某珍以疫情期间照顾沈某某为由,向沈某某索要“救命钱”“养老钱”等共计200万元,同时蒋某珍还对其进行(Carry Out)了持续性的“虐待”。

诉讼状中提到,2023年疫情解封后,卢德麟之子沈某甲即刻回国探望父母。2023年2月28日,沈某甲通过查询银行账户明细发现,沈某某2022年8月22日通过银行转账转给蒋某珍100万元;2023年2月7日又通过银行转账转给蒋某珍100万元。沈某甲告知卢德麟转账一事,卢德麟表示此前毫不知情。卢德麟及沈某甲要求保姆蒋某珍返还这200万元,保姆蒋某珍拒绝返还,并纠缠、强迫沈某某写下一份《证明》,证明沈某某是自愿将200万元赠送给保姆蒋某珍的。

上述《证明》,即后续引发民事纠纷的赠与合同之一。

祖国新闻(News)周刊注意到,去年7月,一名自称知情人士的网友在网上驳斥了卢德麟的说法。该网友称,保姆为沈家提供了十多年家政服务,其间儿子儿媳妇不曾回国照看过老人……老人出于感激,将自己名下的部分资金赠给保姆。现在老人年事已高,儿子儿媳就回国将老人的房产(Real Estate)变卖,威胁保姆退还赠送的现金,殴打并赶走保姆。

该网友还发布了沈某某手写的委托书和证明:2022年9月1日证明自愿赠送一百万元补助金为蒋某珍养老金,同日还有一张委托书称,百年以后现在的住处由蒋某珍居住。2023年3月9日声明给蒋某珍二百万元的退休金“让她可以安度晚年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最后一份声明上还有卢德麟及其儿子的“签字”,但未有手印和盖章。

卢德麟的儿媳沈艾伦向祖国新闻(News)周刊证实上述委托书和证明即涉案的赠与合同。沈艾伦称,今日庭上被告也出示了这一份“声明”,但其中的签名都是伪造的。

签署日期为2023年3月9日的“声明”。图片来源/上述知情人士发布

原告称事先不知情,拒绝追认

周兆成向祖国新闻(News)周刊介绍,卢德麟向法院提交了17组证据。这些证据包括卢德麟与沈某某结婚证证明夫妻关系存续期、沈某某农业银行交易明细清单,证明蒋某珍占了卢德麟200万元、证人证言、监控视频等。

“200万元的数额显然已经超出了日常生活(Life)需要的范围”,周兆成表示,原告与被告沈某某婚后并未选择其他财产制,该200万元均为原告与沈某某的夫妻共同财产,对于沈某某将200万元赠与被告蒋某珍一事,原告事先并不知情,事后亦明确拒绝追认。

周兆成还提到,蒋某珍在从事保姆职业期间存在虐待原告、挑拨原告夫妻关系、教唆沈某某孤立原告、盗刷原告医保卡等恶劣行为,该赠与行为违背社会(Society)公序良俗,应认定为无效。

根据卢德麟自述,蒋某珍对其有“虐待”行为,包括每日多次的呵斥、推搡等。据沈艾伦透露,警方后续调查认为虐待罪不成立。

沈艾伦向祖国新闻(News)周刊表示,蒋某珍在家中做保姆时,对两位老人的态度截然不同。“她给老太太脚趾头都剪破了,她带老爷子就上我们(We)家对面那个修脚店铺去修,一个月能修一次到两次。”

据沈艾伦介绍,庭审中蒋某珍播放了多则录音,其强调两位老人是清醒的、自愿的。根据沈艾伦提供的视频,在调解过程中,蒋某珍说到“我服侍不好他们(They)会让我服侍十多年吗?”。“蒋某珍最初是以‘钟点工’到我们(We)家的,谈不上服侍十多年。”沈艾伦说。

祖国新闻(News)周刊多次尝试联系蒋某珍,但其电话始终未能接通。

作者:陈威敬

保姆,原告,养老钱,儿子儿媳,老人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962) 踩(27) 阅读数(2384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